<font id="hzd3b"></font>

<p id="hzd3b"></p><noframes id="hzd3b"><output id="hzd3b"><delect id="hzd3b"></delect></output>

<video id="hzd3b"><p id="hzd3b"></p></video><output id="hzd3b"></output>

<video id="hzd3b"></video>

<p id="hzd3b"><p id="hzd3b"><delect id="hzd3b"></delect></p></p>

<video id="hzd3b"></video>
<video id="hzd3b"></video>

<p id="hzd3b"><output id="hzd3b"><font id="hzd3b"></font></output></p>

<noframes id="hzd3b"><video id="hzd3b"><delect id="hzd3b"></delect></video>

<p id="hzd3b"></p>

<video id="hzd3b"><output id="hzd3b"></output></video>
<p id="hzd3b"><output id="hzd3b"></output></p>
<p id="hzd3b"><output id="hzd3b"></output></p>

生物行

當前位置: 主頁 > 科學人物 > 人物訪談 >

專訪羅宇齡博士:RNAscope(R)開啟分子診斷新時代

時間:2018-01-25 11:11來源:生物谷   作者:未知 點擊:
PCR作為傳統的分子診斷技術,具有靈敏度高、特異性強、診斷窗口期短,可進行定性、定量檢測等優點。但它有一個缺點,必須打破細胞,把目標分子釋放到溶液中才能檢測。而很多慢性疾?。ㄈ绨┌Y等)的診斷,其樣品中標識分子和細胞是密切相關的,因而更多的需要從單細胞

 

PCR作為傳統的分子診斷技術,具有靈敏度高、特異性強、診斷窗口期短,可進行定性、定量檢測等優點。但它有一個缺點,必須打破細胞,把目標分子釋放到溶液中才能檢測。而很多慢性疾?。ㄈ绨┌Y等)的診斷,其樣品中標識分子和細胞是密切相關的,因而更多的需要從單細胞、單分子水平進行檢測。RNAscope(R)能夠在原位、單分子水平上高靈敏的檢測和定量RNA生物標志物,是新一代原位雜交技術平臺。ACD除了開發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癌癥檢測試劑,還與制藥企業和生物公司建立合作關系,驗證靶向治療發展中的生物標志物。 ACD的技術突破了伴隨診斷中識別和驗證的關鍵性難題。
RNAscope(R)開啟分子診斷新時代

生物谷:羅博士您好,近年來分子診斷的概念日漸風靡,能否請您簡單為大家介紹一下分子診斷技術相對于傳統的診斷方法具有哪些先進之處?我們了解到,貴公司成功開發出RNA原位細胞分子診斷的核心技術——RNAscope(R),請問這項技術最大的優勢是什么?

羅宇齡:分子診斷主要通過核酸檢測實現,其檢測的靈敏度和特異性相對于傳統檢測方法高很多,同時也能進行定量檢測,比如PCR;這些技術上的優勢在傳染性疾病檢測方面已經全面顯現。

然而傳統的分子檢測技術如PCR并不太適合癌癥診斷。因為它需要先打破樣本中的細胞并提取核酸才能進行檢測。測到的只是樣本中核酸標識分子的平均值。這種方法對傳染性疾病的檢測是有效的。因為病原體于人體而言是外來物質,只要在樣本中檢測到了病原體標識分子,就可以斷定病因。但對于自身引起的疾病,比如癌癥、自身免疫疾病等來說,標識分子常存在于自身正常細胞中。僅僅在樣本中檢測到標識分子就沒有意義了,必須知道標識分子出現在那一種細胞中。這樣一來,不破壞細胞的“原位”分子檢測技術就非常重要了。這是PCR等傳統的分子檢測技術無法做到的。

而且單細胞水平的信息對疾病機理的認知是很重要的,PCR只能得到一群細胞的檢測平均值,無法對單個細胞進行分析。腫瘤樣品中不僅有癌細胞,還有免疫細胞等其他細胞,且由于腫瘤的異質性,每個癌細胞的信息也是不一樣的;所以,深入了解癌癥的機理需要在單細胞水平進行分析,了解基因的表達,在分子水平上的變化情況,但目前并沒有合適的技術實現這一目標。

我們知道細胞里的生物大分子可以分三大類:DNA、蛋白和RNA。在原位檢測技術領域,現有的技術可以檢測DNA(如熒光原位雜交技術FISH),或蛋白(如免疫組化IHC)。但很多癌癥的變化在DNA水平上反應不明顯。比如甲基化在DNA水平很難檢測出來,但它會使蛋白表達變化。對于蛋白水平的檢測,必需有高靈敏度、高度特異的抗體。目前以蛋白為靶點的診斷技術主要受限于抗體的靈敏度和特異性,也受限于蛋白靶點沒有合適的抗體。用RNA來做標識分子有可能綜合DNA及蛋白的優點,避免它們各自的缺點。但是在我們的RNAscope(R)技術面世以前,世界上沒有在原位檢測RNA分子的有效技術。

RNAscope(R)可以在單細胞水平、單分子水平檢測任何RNA,該技術的可靠性較高,RNA的降解不會影響其檢測結果,而且其靈敏度和特異性均很高。該技術能夠解決PCR等傳統診斷技術不能提供單細胞信息的問題,另外可以解決現有原位檢測技術不能檢測RNA的問題。

生物谷:基于RNAscope(R)的獨特優勢,請問該項技術目前在哪些科研或臨床研究的領域可以應用? 請您介紹一下ACD在歐美與國際藥廠的合作情況?

羅宇齡:RNAscop(R)的應用領域很廣,抗體能用到的地方都可以用,從2011年開始至今,目前已經有500多篇相關文獻發表。癌癥研究領域應用最廣,占總量50%以上,其次是應用于傳染病檢測方面,特別是一些新型傳染病,一般全新微生物的基因序列出來一個星期后就可用RNAscope(R)來檢測,而抗體研發生產卻要等幾個月甚至更長,且抗體檢測靈敏度不高。然后是神經科學領域的應用,目前仍是原位雜交技術占主導地位。以及干細胞、非編碼RNA等領域均有應用,該技術也可用于驗證抗體的靈敏度和特異性。

目前位居前15位的國際藥企和主要的生物技術公司都和我們都有合作關系,我們的產品和技術在他們的藥物研發中應用很廣,從早期到晚期都有,比如早期靶點的驗證到中期動物實驗中藥物安全性驗證,還有生物標志物的驗證和伴隨診斷產品的開發。因為很多靶點沒有合適的抗體,沒法做免疫組化診斷試劑,所以很多企業應用我們的技術研發伴隨診斷產品,有一些已經進入臨床II期、臨床III 期。另外,可以用于病人的篩選,只有用RNAscope(R)檢測出陽性的病人,藥物對他們才有效,陰性的是沒有效的。很多癌癥需要單細胞水平的信息,通過分析單細胞水平的信息能對癌癥進行更精準的判斷。這也是現在精準醫療的意義。

生物谷:據了解您作為企業家,具有多年的創業經驗,曾經參與過3個公司的創辦,并且扮演過不同的管理角色。是出于怎樣的考慮使您創辦了ACD這樣一家專注于分子診斷的公司?

羅宇齡:最開始是意識到市場的需求很大,就像原位RNA檢測已經研究了40年一直沒有成功,堅持研究那么久說明市場對這方面的需求一直沒減弱。我們的技術能解決單細胞水平上信息的問題,解決了這一難題,就能對市場進行開發。隨著精準醫療的提出,單細胞水平上的原位檢測受到了進一步的關注。無論是從技術方面,還是從市場方面,RNAscope(R)的前景都很大。

生物谷:您過去是Exelixis最早的資深科學家,曾帶領團隊鑒別并驗證新的治療靶點,還曾經在頂級雜志發表過眾多學術論文。這些研究經歷對您現階段的事業帶來了怎樣的影響?

羅宇齡:每個人的職業生涯都是積攢學習和成長的經驗,一步一步走出來的。我剛開始加入Exelixis時總共才30人,離開時已經350多人,發展很快。從業經歷中能學到很多東西,不僅加強了科研能力,也學到了很多創業公司運營的方法。從科學家到創業家是一種跨越,我的一個導師曾說過只有5%的科學家能做出這種跨越,同時也能變成企業家。很多人愿意去大的企業,但是小的企業里學到的東西更多。在初創企業中能接觸到很多方面的事務,有更多學習的機會;而在大型企業中,每一個人都是一顆螺絲釘,僅僅做自己的工作,無法了解公司的方方面面,學習機會就變得相對較少。

生物谷:目前分子診斷領域的企業逐漸增多,競爭日益激烈,ACD相對于其他競爭對手有什么樣獨特的優勢?

羅宇齡:我們采取的是藍海戰略,我們現在的單細胞、單分子水平RNA檢測是獨門絕技,目前世界上領先其他做原位RNA檢測企業幾代產品。我們的競爭力取決于技術的領先,很多的市場需求也只有這個技術才能解決。伴隨診斷必須要知道靶點的表達,而且要明確它是不是在癌細胞中表達,這種需求只有我們這樣的技術能做,二代測序技術是做不了的。免疫療法主要看免疫細胞是不是在癌細胞附近,哪種免疫細胞在癌癥附近,我們這個技術能更精確的反映免疫細胞對癌癥的影響,PCR這些檢測技術也是做不了的。
而且我們自己也一直在創新,下一代技術可以做到單個堿基識別,點突變也能在單細胞、單分子水平檢測。我們的進步不局限于有自己的技術優勢,而且在進一步尋求臨床和科研上的需求、技術空白點。

生物谷:您認為未來疾病診斷技術的發展趨勢是什么?ACD作為這個領域中重要的一員,會做出怎樣的戰略布局?

羅宇齡:未來疾病診斷的發展趨勢最主要是“精準化”。我們認為單細胞水平上的單分子檢測將是精準化的一條關鍵路徑。對于ACD來說,因為我們是一家技術驅動型公司,保持技術的開發和領先非常重要。在優化單細胞水平定量分析的前提下,增加多靶點同時檢測等技術,另一方面還需增加技術的自動化。其次就是拓寬市場,推廣技術在科研及臨床的應用,利用我們的技術平臺幫助科學家進行轉化醫學研究,開發伴隨診斷產品。同時我們公司的技術作為第一個病理學家能使用的分子診斷技術,不僅可以從分子水平上檢測變化,而且還能從形態學上檢測病理改變,是真正的分子病理學突破。

生物谷專訪羅宇齡博士:RNAscope(R)開啟分子診斷新時代

羅宇齡 ACD公司創始人、總裁

 

 

(責任編輯:泉水)
織夢二維碼生成器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特別推薦
推薦內容
久久―日本道色综合久久
<font id="hzd3b"></font>

<p id="hzd3b"></p><noframes id="hzd3b"><output id="hzd3b"><delect id="hzd3b"></delect></output>

<video id="hzd3b"><p id="hzd3b"></p></video><output id="hzd3b"></output>

<video id="hzd3b"></video>

<p id="hzd3b"><p id="hzd3b"><delect id="hzd3b"></delect></p></p>

<video id="hzd3b"></video>
<video id="hzd3b"></video>

<p id="hzd3b"><output id="hzd3b"><font id="hzd3b"></font></output></p>

<noframes id="hzd3b"><video id="hzd3b"><delect id="hzd3b"></delect></video>

<p id="hzd3b"></p>

<video id="hzd3b"><output id="hzd3b"></output></video>
<p id="hzd3b"><output id="hzd3b"></output></p>
<p id="hzd3b"><output id="hzd3b"></output></p>